您的位置:建瓯新闻网 > 动画 >

【同人】明日方舟同人——《再寻方舟》2

时间:2019-11-08 04:47    来源:    作者:admin666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点此跳转


再寻方舟2

作者:伊東冥照

再寻方舟1

间幕五  致命的对白

“没想到你已经了解了这么多的资料,你的祖先还真是厉害。”

“可他们还是比不上他。他在在短短的数天之内就察觉到了这一切。”

“可是我们并不知道真正的解决方法。”

“这块石板上有记载,你可以看看。”

“……这块石板上的破损之处应该也记录着什么信息,不去做调查吗?”

“石板上现存的内容所传达的信息,已经够了。”

“……”

“怎么样,你要帮助我完成这项计划吗?帮助了我也就等于帮助了他。”

“我们还是应该跟他说一下。”

“按照我对他的了解,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我们只能在最后实行之时告知他,逼迫他加入我们。”

“你说的有道理。”

“那就这样执行吧。”

第五章  恶化

黎明来临前的时刻最为黑暗,整合运动总部门口的哨兵昏昏欲睡。本该没人的大楼里却亮着许多灯。以罗德岛为主的混编干员和部队已经快要接近总部,只待一声令下便要开始强攻。

“整合运动的总部,分为四层,相邻两层与连接这两层的楼梯都形成了Z型。”在急行军的路上地灵向我讲解着整合运动总部的结构,“每一层楼梯间的出口与这一层的正门相连接,而正门正对的是通向更高一层的楼梯间的入口。两旁是用墙壁分割出来的办公室,连接两个大门的通道是惟一的。”

“也就是说楼梯之间并不相连,而通往另一层的道路是唯一的。那这些用来分割的墙有承重墙吗?”我问地灵。

“没有。”

不多久我们就到达了整合运动的总部。看到门口的守卫昏昏欲睡而大楼里灯火辉煌,我不禁长叹一声。

“真是太可惜了,我们来晚了。”我小声对一旁的凯尔希和银灰说道。

“为什么?现在整合运动全员出动,总部正是最空虚的时候。更何况门口的守卫昏昏欲睡,看守如此疏漏。”凯尔希不解的问道。

“本来不应该有灯光的大楼里却亮着,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对她说道。

“这应该是他们的疑兵之计。我也经常使用。”本来默不作声的银灰突然开口。

“不对。总部里存放着如此重要的宝石,一定不可能守备如此松懈。而大楼的灯光一定是他们为了营造他们在用疑兵之计的假象来引诱我们上钩。”

“说不定宝石被他们带走了。”

“总部无人,没有宝石,这次奇袭最终就变成了简简单单的杀人放火,派几个行动组和几个高级资深干员就完全可以胜任,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兴师动众。所以说,我们来晚了。”

“博士,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银灰一边说道一边传令下去,“谢拉格,准备突袭。”

“银灰!我知道整合运动里杀害你父母的凶手,但是别冲动!还有,我才是这次作战的最高指挥官,我认为不宜作战,不许突袭!”

“博士,你的确是罗德岛的最高战术指挥官。可我们只是盟友。这里的谢拉格军队我说了算。”

就这样,银灰率领初雪、崖心他们浩浩荡荡的向总部杀去。

“全员跟我转移阵地。”我开始下达命令。

突然我看见了陈长官。我以为产生了幻觉。

“总督去世了,博士,凯尔希医生。”陈长官向我们说道。

“怎么会?你们不是去投奔乌萨斯帝国而且他应该是这次帝国军队的总指挥啊?!”我们都惊呆了。

“有人和哥伦比亚勾结诬陷总督说他表面是讨伐整合运动实际是为了发动军事政变夺取皇位,还和哥伦比亚等私下达成了协议。于是他就被那个昏庸无能的皇帝腰斩了。”

“那联军和整合运动的作战结果呢?”

“难道你们不知道吗?联军溃不成军,整合运动大获全胜。他们还把联军士兵的尸体叠成了十几座京观。”

“不好!一定是他们封锁了消息。”我心中暗想,“不过或许整合运动正在回师的路上。”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三天前。”

“糟糕,谢拉格有危险!”凯尔希惊呼。

“传我命令,全军突击!让天火和远山做好准备,优先破坏所有的分隔墙,然后我们再前进。”我对传令兵说道,“还有,陈长官,请你率领近卫局参与这次作战。但是如果你拒绝的话我们也不会勉强你。”

“我们会参与你们的作战,为了总督和龙门的所有人。”

第六章  重逢

(1)第一层

刚还是一片死寂的整合运动总部内突然变得嘈杂,只见大量全副武装的谢拉格士兵涌入总部之中,喊杀声震天,走廊里随处可见整合运动士兵的尸体,原本洁白的墙壁也被鲜血染红。

而冲在最前面的是谢拉格的最高统帅——银灰。从目睹父母被杀的那一刻起,他的头脑中就充满了复仇的欲望。自幼失去父母的他是家中的长子,失去了父母的呵护,面对谢拉格的政治局面,他不得不带领着两个妹妹出逃,一直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终于有一天,他重返谢拉格,重新夺回了政权,他的妹妹初雪也成为了喀兰圣女,兄妹三人正准备向当年害死自己父母的仇人发起复仇时却发现他们早已投靠了整合运动。但那时的他们并没有实力向整合运动发起挑战。于是银灰隐忍不发,卧薪尝胆十数年,只为有朝一日手刃仇人。而现在距离复仇只有一步之遥,于是以往的那个睿智的谢拉格最高统治者变成了现如今毫无理智的杀戮机器。他近乎疯狂的冲向整合运动,手中武器挥舞不停。而他的两个妹妹——初雪和崖心 也好不到哪里去,也在向前猛冲。

疯狂的复仇者军团很快的攻下了总部的第一层。

“什么最杰出的战术指挥官,根本就是草包一个!”银灰骂到。

“哦?我倒是不这么认为。没想到只有你们谢拉格一支军队,真是太遗憾了。没想到那个人还是蛮有两下子的,居然能识破阿米娅针对他设下的重重圈套,看来阿米娅还是不够了解他。” 梅菲斯特还是一如既往的傲慢,“不过无所谓。杀死了一个魏彦吾,逼跑了龙门近卫局,彻底打垮了乌萨斯帝国,也让许多势力元气大伤,还能顺带一次性消灭谢拉格,这次作战的目的也就差不多都达到了。”大量的整合运动的精锐突然从两旁本来大门紧锁的办公室冲出,将银灰他们团团围住,使他们进退不得。

“切,只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一定是整合运动把你留下来保卫总部而已。大家不要怕!随我一同剿灭这群乌合之众!”银灰一边高声呼号,一边奋勇厮杀。

“真有趣,我最喜欢看垂死挣扎的小老鼠了。”

银灰觉得整合运动的士兵并没有越杀越少,反而是越来越多。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判断有误。面对越来越多的整合运动士兵,银灰想要率众突围。他望向门口,发现源源不断的整合运动的士兵从门口涌入。“只能前进了。”

“大家跟我一起向前冲锋,不要停下!”银灰对谢拉格的士兵大喊。

银灰依旧冲在队伍的正前方。

“啊呀呀,这可不行。塔露拉交代给我的任务就是在这里将你们全部截杀。与其痛苦的被我杀死,不如你们就地自尽吧。” 梅菲斯特挡在了银灰前进的道路上。

“去死吧,杂修!”银灰大吼道,挥动着手中的武器重重的向梅菲斯特的要害处刺去。

“真是有趣。”梅菲斯特挡下了他的进攻,反手一击划破了银灰的外衣。

就这样,疲惫不堪的银灰和精力充沛的梅菲斯特鏖战在一处。双方你来我往,兵器之间激烈碰撞,迸射出火花。见状初雪和崖心也加入了战团。初雪在一旁摇动手中象征神灵的铃铛,试图削弱梅菲斯特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并降低他的速度,崖心用钩锁不断的向银灰和初雪身边的整合运动士兵进攻,也在进攻的间隙尝试着去勾住梅菲斯特。他们已经感到有些疲乏了,但是梅菲斯特却很享受。“啊哈哈,这就是谢拉格最强的三兄妹吗?再猛烈一些啊!啊啊啊啊,太爽了!”

“难道就到此为止了吗?可惜大仇未报啊。”银灰内心感到一阵凄凉。

“不好了,梅菲斯特大人,罗德岛一干人等突然出现,已经攻入总部了!”

“来的越多越好,越多越刺激,越多越爽啊!” 梅菲斯特已经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告诉大家,对于罗德岛那个平常打扮神秘兮兮的战五渣最高战术指挥官谁也不许动手,那个人是那头是驴是兔子都让人难以辨认的罗德岛的二五仔点名要活捉的对象。”

“是……啊!”还没等传令兵回答完,一把剑已经穿透了他的腹部,鲜血淋漓。“梅菲斯特,我来做你的对手!”说罢满身整合运动士兵鲜血的玫兰莎挥剑向梅菲斯特刺去。“哟,这不是维多利亚的大小姐吗,没想到居然像个乡下悍妇一样,啊哈哈,有趣!有趣!欧啦欧啦欧啦欧啦欧啦!” 梅菲斯特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已经明显开始有些招架不住。

“已经不能让银灰他们三个再跟梅菲斯特战斗了,他们现在根本无力抵挡。”我对凯尔希说道。

“现在你才是最高指挥官,我们都服从你的命令。”凯尔希回答道。

“A4行动组及其下属部队、格拉尼、夜魔、调香师、蛇屠箱、嘉维尔留下!刀夜、蛇屠箱、夜魔负责进攻梅菲斯特,嘉维尔负责专门治疗刀夜他们,调香师负责救助伤员,玫兰莎,银灰三兄妹和剩下的所有人跟我走!向第二层前进!”我传令下去。

“盟友,你们不是拒绝作战的吗?”银灰望向我。

“盟友有难,我们自然应该伸出援手。”

“对不起,博士,我们当初不应该那么冲动。”初雪向我道歉。

“真的很不好意思,让大家陷入这种境地。”崖心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

“谢谢你们的帮助,这份恩情我们谢拉格永远不会忘记。”银灰向我们深施一礼。

“好了,赶快向第二层进攻吧。”

(2)第二层

在罗德岛众人的奋战下,大部队终于来到了第二层。推开第二层的大门,面对我们的还是满屋的整合运动。

“梅菲斯特那个废物,开作战会议的时候不是很瞧不起我和碎骨吗?在分配剿灭罗德岛的任务的时候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一定会把他们全部埋葬在第一层。”w骂道。

“看来你们是击倒了梅菲斯特啊。” w 说道,“他是我们之中最弱的菜鸡,你们可要做好思想准备了!给你们点时间,趁现在,主动把脖子亮出来。这样我可以考虑一下给你们个痛快。要不然你们就准备在痛苦中死去吧!”

没等他说完,拉普兰德已经冲上前去抡刀向w 砍过去,大喊着“德克萨斯做得到吗?”

“智障!”吃完了手中的pocky的德克萨斯也拿着刀加入了战团。

“啊呀呀,她们怎么都冲上去了。义人,我想参战。”能天使望向我。

“没问题。”

“不过打完这场仗,你可得请我吃苹果派!”

“放心吧,我们罗德岛会请你吃到吐的。”凯尔希说道。

“杜宾,行动预备组A1,A6及其下属部队、安洁莉娜、Lancet-2、地灵、远山、白金留下来,其他人向第三层进攻!”

“呀嘞呀嘞,你们可不能再向前走了哦。”突然一把刀从背后向我袭来,看来是弑君者。

“博士小心!”闪灵用她手中的法杖裆下了这一击。

“虽说那只矮兔子要活的,但是根本不可能嘛。我给她带个全尸回去她应该不会介意。”弑君者拿着刀猝然刺向我怀中。

“休想得逞!”星熊大喊着。她没有也无法挡住快要刺入我的腹部的刀刃,只好直接将般若旋转着砸向弑君者。弑君者不得不反身拿刀挡住般若,我则趁机撤身向后。

“哦吼,不愧是龙门的督查。”弑君者不禁感叹。

“不愧是有着最强暗杀者之称的人。必须要小心提防她。”

“诸位!”我大声喊道,“弑君者已经出现在第二层,请大家务必小心!”

“乌萨斯学生自治团留下看住弑君者,不可以让她随意移动。”我对身边的凛冬说道。

“知道了。”

“博士,大批的整合运动士兵堵在楼梯处,我们无法前进。”

“堵在楼梯?也就是说他们密集的集中在一起而且无法及时进退,一旦阵脚一乱就会自相践踏。是个好机会!”我说道,“远山,白雪负责对楼梯的进攻,暗索、崖心尽可能打乱他们的阵型造成混乱。”

她们迅速前往楼梯间。

“喂喂喂!你们当我不存在的吗?未必太小瞧我了!”w 很生气的喊道。只见一个集束炸弹被抛向了远山她们。

“让我来吧!”阿消冲上前,高压水枪中喷射出的水将集束炸弹喷向了整合运动的士兵。只听碰的一声巨响,许多整合运动士兵被炸成了灰。

“看来有点本事嘛。那这你要怎么办呢?” w 抛出一连串的手雷。

“不好!阿消,你快撤回来!”凯尔希大喊道。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此时寒光一闪,所有的手雷已经在空中炸开。只见闪灵站在那里,手里却拿着一把剑,脸上却表露出痛苦与厌恶的神色。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她手里的不是法杖,而是一把在剑柄处镶嵌了一块源石的剑。为了不让我们发现,于是她用一块布包裹了剑身只露出可以施术的剑柄。

“谢谢你。”阿消对闪灵说道。

“你们究竟在干什么?连个w 难道都看不紧吗?”这一点也不像平常的闪灵。

“对,对不起。”安洁莉娜赶忙道歉。杜宾等人趁势将w 团团围住使她无法再将炸弹扔向其余人。

“星熊、陈长官、清道夫、塞雷亚和乌萨斯学生自治团,弑君者就交给你们了。末药、赫默、安塞尔,你们留下来负责治疗伤员,尤其注意w 那边!”我一边说着,一边赶忙跟上凯尔希她们,向楼梯间走去。

(3) 第三层

在二三层之间的楼梯间内,在远山和白雪的进攻下,大片的整合运动的士兵就像被收割的小麦一样大批量的倒下。暗索和崖心从楼梯的高处将人勾住然后向下猛拉,大量的士兵就在后排士兵的拖拽和拥挤之下跌落下来。不久,楼梯间就被肃清了。

“我感觉到气温在明显的下降。好冷。”凯尔希说道。

“是医生你办公室坐久了,这根本一点也不冷。”天火在一旁嘲讽道。

“都说小孩子是风之子,看来所言非虚。”远山在一旁打趣道。

“越往楼上走气温越低,三楼楼梯口的门都已结冰了。”我说道,“看来整合运动这次真的是布下了天罗地网,决心要将我们一网打尽。”

“你这个混球,哪里跑!你给我站住!”突然,走在队伍最前列的崖心像疯了一样向前狂奔。

“崖心!快回来!不要做傻事!”银灰喊道。初雪也急忙赶上去,摇动手中的铃铛,试图把崖心的速度降下来。

但当冲到三楼门口时,他们两个人都愣住了。“纳命来!”银灰大吼道。“神啊,感谢您让他们落在了我们的手里。今天,我就要为我的双亲,为我的族人报仇!”初雪不再阻拦崖心,反而也冲了上去。

“不好,是陷阱!”我惊呼,“快回来!前面是雪怪!”但是已经拦不住他们三个了。

“霜星大人,我已经完成您交代的任务了。”那个被三兄妹疯狂追杀的人气喘吁吁的说道。

“很好。接下来还有一个任务交给你,就是瓦解谢拉格的斗志。”

“什么?”

没等他反应过来,霜星一把握住崖心抛来的钩锁,绑在了那人的身上。

“霜星!你居然!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表子!早知道我就不该相信你们整合运动!”

可是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那人已经被拉到了三兄妹的面前。

“对不起,我错了,我对你们表示深深的歉意。我当年没有想要杀害你们的父母,都是小人挑唆,跟我没有关系。请你们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你们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们。”那个向三兄妹跪下,痛哭流涕。

三兄妹一同缓缓举起银灰手中的刀。那人望着那把缓缓举起的刀,身体疯狂的颠颤着,不断向他们磕头,一时间血流满面。可是兄妹三人不为所动。他们将刀举到最高处,然后重重的砍向那人。一瞬间那人的头颅被砍下,从颈部喷出的鲜血染红了三兄妹的衣服。谢拉格的士兵和银灰的那只雪雕一哄而上,将那人的尸体剁成了肉酱。泪水如同泉涌般划过三兄妹的面颊。

“现在还不是感动的时候,带上这颗人头等回去了再在父母的灵前祭拜。”银灰说道。初雪和崖心点了点头。

“切,失算了吗。”霜星说道,“雪怪小队,给我上!”

一声令下,一群穿着诡异的术士向我们攻来。他们的口中诵念着只有他们才了解的咒文,挥动着法杖。一时间整个大厅内寒风呼啸,暴雪肆虐。

“盟友,你们走吧,这里交给我们。”银灰擦干了泪水,对我说道。

“可以吗?谢拉格刚才在一层独自鏖战了那么久。”

“没问题的。谢拉格的士兵都是在霜雪中长大,有着一般人无法比拟的体力,而且越是寒冷我们战斗力越强。”

“那好吧。不过霜星只有你们三个是对付不了的。这样吧,使徒、霜叶、龙门近卫局、黑钢、深海猎人全员留下!小心冻伤!压制雪怪小队,使暴风雪停息,然后全力进攻霜星。雪怪小队一时半会是无法打倒的,只要打倒了霜星,他们便会不攻自破!”

我又转身对天火和远山说道:“你们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对着敌人尽可能输出就行。等到暴风雪停下,远山,你负责封锁霜星的行动。天火,你只需要负责对霜星进行输出,别的事情交给其他人。”

“剩下的人,跟我往上走。上面就是最后一层了!打倒塔露拉整合运动就会作鸟兽散!我们就不必再四处征讨了!胜利就在眼前了!”

“你不但攻击力低,脑子也很差,你究竟是怎么当上最高战术指挥官的。你觉得你有本事通过我这里吗?还不断分兵。”

“你错了。整合运动看起来人多势众,实际上就只有梅菲斯特、w、弑君者、塔露拉和你这几个干部在防守总部,我们看似分散,实际上是在用大量的干员围攻你们五人,你们的手下根本不值一提。”

“哦?只有我们五个人吗?”霜星突然开始笑,“即便你们击败我和塔露拉,你们到时候也会精神崩溃吧。”

“别理她。”银灰向士兵们喊道,“胜利就在眼前!”

在众人的苦战之下,暴风雪算是暂时止住了。此时远山和天火就像我安排的一样,一个负责封锁她的行动一个负责输出。但我低估了霜星的实力。

“你们要去哪里?”就在我们从她身边通过时,一个巨大的冰棱撞向我们。闪灵不得不再次拔出剑,将其劈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虽然被切断,但是冰棱掉在地上仍冻结了地面。没办法,我只能把夜魔和夜烟也留下 来保护众人前进。

“要是阿米娅在就好了,”凯尔希说道,“她一定可以和远山一起压制住霜星。”

我的心中不禁一紧。

“博士,接下来就要面对塔露拉了,请带上我吧。”闪灵突然这样对我说道。

“可是,这…”

“没问题的,博士,我们可以承担起闪灵的职责。”临光对我说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整合运动的领袖塔露拉,完全不是霜星之类可以比拟的。闪灵既擅长治疗,也是一位剑圣,是面对塔露拉必不可缺的。”

“可是我看她在用剑的时候很痛苦。”

“没事的,博士,不必担心我。”

“那好吧,但是不要勉强自己。”

(4) 顶层

如果把第三层比作寒霜的狱的话,那么这第四层就一定是熔岩地狱了。光是站在这一层的大门前就能感受到热浪迎面扑来,而大门本身更是烫的让人不敢触摸,只得让重装干员将大门推开。与前几层截然相反的是,这里根本没有士兵。只见一张巨大的办公桌后面摆放着一把背对我们的办公椅,办公桌的茶几上放着两杯茶和几袋打开的零食,食物渣滓撒了一地。

“说了多少遍,吃完记得把地扫了。真是个小孩子,记吃不记打。”一个声音从办公椅后面传出。大家立即提高了警惕,摆出了防御的阵型。

“你们来了啊。没想到你们居然能来到我这里,真是失算了。你这个最高战术指挥官有两下子,我不该小瞧你。”塔露拉慢慢的把办公椅转过来,“不过看起来,你们也损失惨重嘛。”

“少废话,看在跟你们作战了这么久的份上,明年的今天我会去为整合运动全员上柱香的。不过仅此一年。”缠丸对塔露拉说道。

“哦,是吗?”塔露拉并没有废话。她随意挥动了一下右臂,只见许多束火向我们袭来。

“全体防御!”重装士兵将盾牌紧密的列在镇前,术士们在后面吟唱着咒文,召唤着雨雪。就这样阵线一点一点的向前挪动。

“有意思。”塔露拉在空中凝练出几根用火构成的标枪投掷向我们。

第一排有几个士兵倒下,但很快就有人补上。阵线并没有停下来。

“这个呢?”只见一条火龙在塔露拉的头顶盘踞,气温瞬间上升,“你们的体力也快到极限了吧?”

火龙瞬时向我们袭来。

闪灵突然冲出阵列一剑斩断了火龙,又展开了教条立场保护我们免遭伤害。术士们得到了喘息之机,迅速释放出大量的风雪降温。

“一袭黑衣的萨卡兹女性,手中握着一把镶嵌着源石的形同法杖的剑。没有敌人看见她出剑,因为敌人在瞬间就已经倒下。原来你就是那个“赦罪师”、萨卡兹一族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剑圣闪灵啊,久仰大名。”塔露拉说道。

“我是萨卡兹人,但我只是个医疗者,我也不是什么赦罪师,我是使徒。”

“可是你的族人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只见本来还是空无一人的大厅里突然出现了大量的萨卡兹族的雇佣兵。“他们告诉我,萨卡兹的天才只有萨卡兹人才能打败。”

“你在干吗!闪灵!”凯尔希急忙上前,一把将她从一个雇佣兵身旁拉回,刀只差一点就要砍刀闪灵的要害。

“抱歉,让你操心了。博士,这些雇佣兵都是亡命之徒,凭我们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打倒他们,再加上一个塔露拉,更不可能。留在下面几层的干员也有陆陆续续赶来的,看来下面的战斗应该已经结束了,整合运动的骨干已经被我们基本打倒,一个塔露拉和这一群雇佣兵今后不足为虑。我们现在边战边撤,返回罗德岛,休养生息一段时日再回来决战。到那时凭借我们的绝对优势,一定可以根除整合运动。”

“这……”凯尔希不知所措,看向我。

“说的有道理,大家的确都很疲乏了,不适合继续与强敌战斗。”我点了点头,“就按你说的做,但是我们现在要先把伤员撤回营地、让可以继续作战的人员补充上来然后有序的一点点撤退,否则就会变成大逃亡。你说呢,凯尔希医生。”

“一切都由博士安排。”

我们开始缓慢而有条不紊的边战边撤。

“你以为这是罗德岛吗?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给我上,封锁住他们的退路。”

一声令下,部分雇佣兵开始想要从后侧包围我们。但是下面三层的干员和士兵陆陆续续的赶来,虽然不多,却使得整合运动始终无法封住我们的退路。

见此情景,塔露拉急忙用火焰围绕住整个房间。但是在我们的攻击下,她显得力不从心,火焰包围圈逐渐出现纰漏。

“够了,都给我停手。”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塔露拉,萨卡兹雇佣兵,凯尔希医生,博士,你们都给我停手。”

她缓缓的走出来,大家都像突然痴呆夜夜看片了一样愣在原地。我本以为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却也深深的吃了一惊。

第七章  一个人

“阿米娅!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凯尔希惊呼。我在一旁沉默不语。

“难道你加入了整合运动吗?”最前排的闪灵问道。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阿米娅平静的回答道。

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拥有小孩子外表却深受大家信赖的罗德岛最高执行官了。曾经充满笑容的脸庞已经变得毫无表情,语气也一改往日的活泼和些许的天真可爱,只留下平静和淡淡的寒冷。她的神态有些憔悴,还有些忧伤,不,与其说是忧伤,不如说是无法向人倾诉的悲痛。眼睛里充满着血丝,身体变得消瘦,声音也有些沙哑,如果不是她亲自站在这里向我们说话而只是一张侧面的照片的话,那肯定没有人会去相信这个人就是阿米娅。

“怎么,念起了故旧之情?”塔露拉望向了阿米娅。

阿米娅并没有理会塔露拉,而是转向了我。“博士,您果然还是看穿了我的计策。请进来吧,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阿米娅!你为什么要投靠整合运动?不是说好了要在罗德岛一起寻找拯救感染者的方法,扫去笼罩这个世界的阴霾的吗?难道当初你就是在欺骗我们、利用我们?”凯尔希愤怒的问道。

“拯救感染者,拯救世界,一直是我的梦想,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那你为什么还要投靠整合运动,他们是破坏者而不是拯救者啊!”

“因为我发现拯救的唯一方法就是先破坏然后再拯救。”阿米娅突然看向我,“博士,这一点你是清楚的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回应道。

“我和你的目的是一样的,你要拯救你的家园,我要拯救我的同胞然后带领他们返回家园。”

“你究竟想说什么?”凯尔希问道。

“博士,我已经找到了同时解决这两个问题的方法了,请随我进来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博士,别信她的鬼话,我们还是按照既定方针有序撤退。”闪灵握住了剑柄。

“你们现在即便一起向我发起攻击也无法伤及我半毫。如果我想伤害博士的话,我早就动手了。”

寒光一闪,闪灵在一瞬间拔出剑以极快的速度向阿米娅砍去。她突然愣住了。只见阿米娅用两根手指夹住了闪灵的剑。闪灵想要把剑抽出来,却发现阿米娅的力量大得惊人,剑居然纹丝不动。

“难道你以前一直在隐藏实力?”

“并没有,这只是我最近获得的。”阿米娅松开了手,随意弹了一下剑身,居然震得闪灵快要握不住剑,“博士的力量远比我强大的多。你们大可放心。”

“这怎么可能?”凯尔希望向我。

“我随你去就是了。不过在此之前你要放他们走。”

“没问题。你们走吧。”阿米娅说道。塔露拉点点头,所有整合运动的士兵和萨卡兹雇佣兵都退下了。

“我真的对你刮目相看了。”塔露拉对我说道,“你真是个有胆有识的人。你化被动为主动,击败了我们的干部,即便阿米娅不出来制止你们也能全身而退。而你更敢于一个人待在整合运动的总部,勇气可嘉。”

我并没有理会她。

“博士,请务必把这个带上。”我接过了闪灵手中的剑,径直向阿米娅走去。